<center id="cmwkm"><wbr id="cmwkm"></wbr></center>
<center id="cmwkm"><small id="cmwkm"></small></center> <optgroup id="cmwkm"></optgroup>
<code id="cmwkm"></code>
流行趨勢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流行趨勢 > 瘦身 > 專訪 | 劍橋博士王俊生:菌群優化有望攻克肥胖

專訪 | 劍橋博士王俊生:菌群優化有望攻克肥胖

發布時間:2018/08/07 瘦身 瀏覽次數:341

菌群優化瘦身法之父

 

 

——王俊生博士(William Wang)

“菌群優化瘦身法之父”王俊生博士,曾就職于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醫院,1995年受世界衛生組織委派,遠赴英國研究超級細菌的源頭工作,擔任客座教授20余年,并先后成為英國中醫學會、英國草藥協會、英國針灸協會資深會員;2009年被授予英國皇家醫學會永久高級會員,受聘于英國劍橋大學分子生物學研究所工作,將腸道菌群治理肥胖作為核心研究課題,成果研發出了“諾貝爾”級別的菌群調理瘦身配方,震驚了醫學界。

全國代理招商 V:(zqs16825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傳統觀點認為,吃得多、運動少是肥胖的成因。近年來,國際上有一些新的觀點,認為腸道菌群結構的變化導致肥胖,甚至多種疾病。如何理解新觀點?如何科學有效的健康瘦身?劍橋大學分子生物學研究所王俊生博士近期接受了我們的專訪。

肥胖是一種病,而且是百病之源

記者:過去很多人認為,肥胖無外乎形象問題,不是什么大問題,但現在很多研究表明,肥胖會危害健康。您怎么看待肥胖?

王俊生:早在1997年,世界衛生組織把肥胖明確定性為一種疾病。研究發現,重度肥胖者的壽命明顯縮短。不僅如此,肥胖還是多種疾病的誘發因素之一,比如三高、糖尿病、腸胃病等等。

“肥胖發福”就像一場“流行病”,已成為影響人類健康的突出問題之一。據調查,我國是目前世界上胖子最多的國家,肥胖者超過9000萬人,每年約有400萬人死于超重或肥胖,可以說形勢非常嚴峻。

記者:在我的印象中,外國人里面的胖子更多,您在國外工作這么多年,有沒有這樣的感覺?

王俊生:的確是這樣。按比例來說,還是歐美胖人多。因為人種本身就屬于易胖體質,加上都吃一些高熱量的食物,比如薯條、漢堡、牛肉等等,肥胖者自然就多。但是,有一個奇怪的現象,就是歐美人只要肥胖,大多數都能瘦下來,而咱們中國人一旦發胖,就很難減下來。原因是什么呢?我們在劍橋研究就發現,歐美肥胖者多是體表脂肪,而中國肥胖者多在內臟脂肪。

記者:什么是體表脂肪和內臟脂肪?兩者又有什么關系和特點呢?

王俊生:簡單來說,體表脂肪就是一眼能看到的,也就是表皮肥肉,象大腿、肚子上的贅肉,看得見摸的著。而內臟脂肪就隱藏得深,一般很難直接發現,主要圍繞在很多內臟器官周圍,譬如肝臟、胰腺和腸,過多的話會導致高血脂、脂肪肝、身體器官機能下降等。同時,內臟脂肪很容易引發體表脂肪增多,因此只減體表脂肪,不減內臟脂肪,瘦身很難成功。這就是為什么很多人明明瘦了,最后卻反彈了的主要原因。

甘做小白鼠,立志改變國人肥胖現狀

記者:原來是這樣。那聽說您當年也被肥胖所困擾?

王俊生:1995年,我受世界衛生組織委派,從解放軍總醫院離開,來到英國研究超級細菌的工作,飲食的改變和壓力的增大,讓我的體重持續上升,從60公斤至90公斤,腰圍一度達到了110厘米,血壓、血脂隨之升高。更痛心的是,每一次回國做學術交流時,我都會看到很多因肥胖導致更加嚴重疾病的案例,所以我決心借鑒國外先進的理論、科研條件,徹底改變這一現狀。

記者:那您是如何展開這方面研究工作的?

王俊生:肥胖背后其實有著深奧的生物學機理。偶然一次,我看到了華盛頓大學微生物學家杰弗里·戈登(Jeffery Gordon)著名的“胖瘦雙胞胎實驗”和“雙胞胎腸道移植小鼠實驗”,證實腸道菌群和肥胖關系密切。我受到啟發,拿自己試驗,兩年時間,體重大幅降低,血糖、血壓、血脂、肝功能等指標都恢復正常,《科學》雜志專門刊登題專題文章,講述了我將中醫理論與腸道菌群研究相結合,成功菌群調理瘦身的故事。因此我進一步確信菌群治理肥胖是可行的。隨后,我在劍橋大學分子生物學研究所工作時,將腸道菌群治理肥胖作為核心研究課題。

肥胖:菌群亂了,腸子漏了

記者:您的意思是腸道菌群與肥胖密切相關嗎?但是,傳統觀點認為,吃得多,運動少,身體儲存多余熱量,這樣才引起肥胖。您是如何看傳統觀點的?

王俊生:首先,肥胖與吃有關不可否認,但僅僅靠“管住嘴,邁開腿”是不夠的。我們吃下去的每日三餐,不僅提供了能量,還養活了大大小小的腸道微生物,從某種程度上講,這些微生物決定了我們的胖瘦與機體的健康程度。

人體腸道,就像是微生物的恒溫發酵罐。目前發現的腸道菌群有2000余種,它們就像特種部隊,幫助消化、代謝、轉化能量,同時為我們的腸道穿上了一層天然的鎧甲,避免腸壁與有害物質入侵。然而,隨著年齡增大、暴飲暴食、熬夜等,這些細菌就會揭竿而起“叛變”,變為有害菌,打壓有益菌,這時候平衡就打破了,脂肪消耗變得困難,代謝減緩,于是身體就這樣臃腫了起來,而且一旦腸道菌群得不到最佳的營養,就會反過來攻擊腸道黏膜,出現漏洞,也就是常說的“腸子漏了”,屏障功能退化,使得有用的營養留不住,過剩的營養堆積,毒素四處亂竄,引發內臟脂肪聚集,不能正常代謝,后果就會二次反彈。所以,肥胖根源在于腸道菌群失衡,這也是目前醫學界廣泛認同的前沿觀點。

記者:明白了,看來肥胖是腸道菌群惹的禍,那有沒有平衡腸道菌群的方法呢?

王俊生:誰能優化菌群、修復腸道、消滅內臟脂肪,誰就有望攻克肥胖,這是當前醫學界、生物界的共識。所以,這些年一些頂尖學府、權威機構紛紛投入大量的經費、人力,展開科研競賽。2013年,我們劍橋課題組通過對123名肥胖志愿者進行臨床試驗,通過特種營養食品“間歇換餐”干預,兩個月后志愿者平均減重7公斤,無一例反彈。在對他們腸道微生物進行監測時,發現腸道產生毒素的有害菌減少了,有益細菌則不斷增多!這意味著我們取得了菌群調理史上革命性的突破,《自然》、《每日郵報》等權威媒體進行報道,獲得了多個國家專家認可,震驚了東西方醫學界。而這項菌群調理瘦身的前沿理論和尖端生物技術,被稱為“菌群優化瘦身法”。

菌群優化瘦身法,為萬千胖人帶來希望

記者:相比傳統常規的肥胖方法,菌群優化瘦身法有什么樣的特色和優勢嗎?

王俊生:傳統的節食、運動等減肥方法和五花八門的減肥產品,只針對外在脂肪肥肉,并沒有解決菌群紊亂、內臟脂肪的根本性問題,治標不治本。“菌群優化瘦身法”最大的特色直擊肥胖根源,優化腸道菌群結構,有效減少體表脂肪和內臟脂肪、消除多種疾病、延緩衰老,是目前國際最領先、最科學的菌群調理瘦身技術。2017年,我們劍橋研究中心同今正集團深度合作,在配方中加入了益生菌、活性小分子肽等核心物質,結合高新工藝,已經將這項尖端技術轉化為科技成果,研發出最符合中國人體質、飲食習慣的新型、尖端、綠色菌群調理產品——朕享瘦,目前已幫助數萬人瘦身成功。

記者:那這個朕享瘦,既不是藥品,也不是保健品,為什么卻有這么好的效果?

王俊生:是的,朕享瘦確實屬于食品范疇。但朕享瘦與傳統減肥藥、保健品最大區別在于:第一個,朕享瘦配方含有益生菌,每一袋就含有150億,每天早晚能移植300億,這樣就把原本體內的有害菌置換掉,有益菌增多了,有害菌少了,腸道菌群優化平衡了,腸道系統得到重建。同時呢,朕享瘦配方中還包括8種益生元、4種維生素、9種特需脂肪酸、21種果蔬谷物等精華元素,充分補充特種營養,加速優化腸道菌群,脂肪分解燃燒,代謝恢復正常,菌群調理輕而易舉。

第二個呢,配方中的活性小分子肽,目前市面上的菌群調理產品基本沒有。活性小分子肽非常神奇,功能強大,首先可快速高效的進入人體,修復受損的腸粘膜,也就是把腸道的漏洞補上,杜絕毒素從腸道吸收,讓菌群調理更徹底,更健康。其次,這種活性小分子肽能在減重后,也就是前面說的體表脂肪后,進一步有效修復內臟損傷,消滅頑固的內臟脂肪,斬斷肥胖產生的渠道,內外兼修,杜絕二次反彈。

此外,“朕享瘦”配方君臣佐使精妙配伍,采用“早+晚”雙型設計:橘味早餐祛濕利水,以泄法為主,補充特殊營養;蘋果味晚餐補益脾腎,修復瘦身后松弛,活性肽營養神經細胞,減少情緒焦躁引發的暴飲暴食和代謝紊亂,非常適合現代人使用。

記者:最后,您對菌群研究有什么樣的展望呢?

王俊生:未來,我們劍橋團隊將繼續針對腸道菌群課題進行深入研究,加大菌群優化瘦身法的推廣普及,讓更多的人步入健康菌群調理、科學瘦身的綠色軌道,更全面理解多種慢性病問題的本質,而且可以通過這種全球先進科技,找到解決辦法,為人類的健康保駕護航。

最后某地市調查了身邊要瘦身的朋友:

請問您在吃瘦身產品悅吃悅瘦嗎?

請問您在吃瘦身產品代餐粉嗎?

請問您在吃瘦身產品奶昔嗎?

請問您在使用瘦身產品一抹瘦嗎?

請問您在使用柳曼姿代餐粉減肥嗎?

大家都認可益生菌+小分子肽的腸道菌群優化瘦身法!

姓 名:
郵箱
留 言:
福建11选5开奖记录